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亢龙有悔

网络发达通四海!友谊长存达三江!!

 
 
 

日志

 
 

花荣的“三个白股精(19)”炒股之道精髓  

2016-12-06 15:23:44|  分类: 个股及板块资讯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乔风91年入市,有过散户、大户、机构、牛散的经历,期间在股市中几乎阅历了沪深股市中的所有进程,熟悉各种机构的炒股模式,但如今的资金账户又回到了原点,一个小散户。

       乔风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学习和总结一下。

       行情也一般,乔风就在电脑行情软件上设置了股市行情异动的声音告警设置,大量的阅读起故事书籍起来,中外的都有,边阅读边根据自己的阅历写一些感悟总结,读了上百本书后,乔风觉得在这上百本书中只有一本书是实用的,这本书是《股票操作学》。

      《股票操作学》是台湾作者张龄松写的一部很适合初学股票者看的股市书籍。张龄松在台湾股市闯荡20多年,赚到钱后全身而退,一本书写出来洋洋洒洒,水平自然是国内的半吊子们不能比的。他在这本书里比较详细的介绍了香港股市和台湾股市的兴衰史,让乔风第一次从宏观整体的角度感悟到股市的潮涨潮落和炒股人的命运起伏。在这本书里,乔风第一次觉醒知道,炒股票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方法和策略,虽然对于方法和策略这方面的东西书中说的很浅,不多。

        乔风白天在操盘室读书,读的都是股票书,晚上睡觉前也有读半个小时书的习惯,这个时间读的都是杂书,这段时间他读的是一些赌博方面的书,其中他最有兴趣的是两本书,一本书是《惠灵顿在牌桌上》,讲德州扑克的;另一本是《迷失的天才》,讲21点游戏的。

       这两本书虽然是讲赌博的,但却是理性思维的,这两本书都提到,人终究是无法战胜欲望的,这或许便是人生常常悲剧收场的缘由。

       乔风对这点很有感触,心想,对啊!自己前期的操作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操作失误啊,因为先知先觉的百分之百的正确是不可能的,自己是在发现不对之后立刻纠错的,但依然败的那么惨。这其中不只是技术问题,而是策略问题,针对自己的具体操作,一方面是发财心态过急使用了十倍杠杆,同时背负了每月的巨额利息压力;另一方面是,明明知道手里的股票很可能会跌,但却依然不断寻找不跌的理由,怂恿自己冒险坚持一下,希冀着在坚持的最后一秒迎来大涨。可见我们都并不愿意正视各自可能面对悲剧,屁股决定脑袋,用各种方式极力为自己置身其中的生活进行辩护,因此我们才总会挖空心思为自己已经买进的股票寻找无数持有的理由。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股票和生活的辩护人。

       经过这段时间的读书、回忆和思考,乔风的最大感悟有三点:

       在成就面前,人们总是愿意将其归功于自己的明智或努力,而忽视了这背后时代、趋势潮流所起的巨大作用。大的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是需要等待的,很多时候我们的重点不是盲目努力,而是仔细地辨认时代的蛛丝马迹,在最早的时间踏上轰隆隆的列车。这就如同在20世纪初,马车制造者花再大的力气做改良也是白费,及时转做汽车才是王道。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股市赢家赢在概率,持久的大概率,而不是赢在精确、完美、刺激上,不管你思虑的多么缜密周到,不管金钱技术多么到位,缺了谦虚、谨慎两个词,黑天鹅会用措手不及的不幸来惩罚你,因为人生(市场)不会皆可预料,必须事先预防。在股市中,对机会的判断要敏感坚决果断,执行起来要中庸留有余地。

        乔风想,自己能不能像惠灵顿这个优秀的牌手一样,写一部适合自己的股票方法和策略的书籍,总结指导自己的操作,并形成习惯,想到做到,乔风开始写作《盲点套利》这本书来。、、、、、。




引文来源  三个白股精(19)_花荣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