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亢龙有悔

网络发达通四海!友谊长存达三江!!

 
 
 

日志

 
 

一位12年老股民坚持风险管理,简单实用,从不被套  

2017-04-05 10:5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价值投资观实战选股、买卖点技巧交流学习微信公众平台(ID:jztzg666);

作者:韦渊誉

为什么要对风险进行分层

在这里我要说一些我自己不同的理解与认识。

首先我为什么要去把风险分层?因为我认为面对不同层次的风险,我所需要去作的事情并不相同。

面对第一种系统性风险,我认为最好的作法就是包容,而不是逃避,因为系统性风险就如果大海一样,而你我就如果行驶在海上的船。试问海上的船如何能逃避海的风险?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出海,放在交易里就是彻底离开这个市场。

但我们来海上并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或许来是为了捕鱼的,或许是为了运输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我们一定是来追求利润的!离开海就离开了被海吞噬的风险(并且这个风险始终存在)但也离开了我们想要的利润。赢亏同源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句话,而是即使放在现实生活中也完全有效的理念。既然注定无法逃避,也不需要逃避,那我们除了在系统中去用合理的规则包容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而第二种风险——人为主观性风险对应的却是客观事物必须的发展过程。我们没有人是生而知之的,我们都需要一个学习并了解一个事物的客观过程,在学习与实践的过程中我们会犯错,我们会愚蠢,我们更会天真!但最终我们会获得一个对市场或其他任何事物的比较客观的认识,也就是我们成熟了。而从开始学习到走向成熟的那个过程,在金融市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支付一笔极其贵的学费。很多人都不想付,或少付。但为难的地方在于,除非你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不然该付出的始终要付,不如此我们就不足以真正走向成熟。而真正决定我们为这笔学费到底要付出多少的最关键因素不在于我们态度有多端正,或我们有多努力,而在于我们是否掌握了驾御心灵的能力。如果你能熟练地驾御你的心灵,那这就象是一笔一次性的学费,不在于他的绝对值有多大,而在于以后你是否还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反复交学费。

所以写到这里,我对于第二种风险的应对也出来了,当我还不成熟的时候我自然必须向市场交一笔象样的学费,但当我已经客观认识市场后,我会通过驾御心灵的能力来对对冲人为主观性风险所带来的损失。

对于第二类风险我的态度是,我认可我必须交一笔合理的学费,然后通过我的成长与熟练驾御心灵的能力而达到尽可能避免这类风险的结果。是的,我简单来说我对第二类风险的态度就是成长时付出,成熟后尽量规避。这与对第一种风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吧!

而第三种风险就更复杂了,因为那是博弈型的风险。博弈型的风险是你的对手盘,针对你或大众的交易模式或行为模式,而专门设计出来,使大众的系统无效化,从而产生亏损并破坏大众的心态,从而达到利己性目的行为。

我在金融帝国的走一书中看到这样一段话:“2000年的牛市运行的非常复杂,其间出现了很多次有惊无险的快速大幅回落。我在每一次大幅回落时都采用了止损策略来保护自己,但市场总是一次次的嘲笑我。身边的人都因不知死的逢低吸纳而一次次的占到便宜,这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三次无效止损后,我终于放弃了止损策略,结果就是那唯一一次没有止损的交易,让我亏损了6位数的资金。”

不知道各位从这段话中都读出来了什么?首先,金融帝国的这段经历,绝对是被主力或者说市场主导者运用策略给针对了。这样的针对产生的结果,不仅仅是被强加了博弈型风险(多次无效止损),而导致执行系统的成本上升了很多,大大压缩了理论上的利润空间。更可怕的是还破坏了金融自身的心态从而又引发了第二风险的产生,造成了更大的亏损。

在这里,其实也佐证了我的风险层次理论中一个很重要的论点,那就是不同的风险类型如果你处理不好,还会互相牵引,产生新的风险。因为自己被人强加了第三类风险而不自知,导致了不但要承担这类风险带来的亏损,更引发了第二类风险的产生,从而导致了更大的亏损。

这样的经历我们是否感同身受?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这就是自己犯了错误而导致的亏损,但没有主力通过策略的针对,结果会是这样的吗?同时我们还在这段话里读到:有一部分人,不但没有亏损反而通过闭着眼睛的抄底行为获得了利益,而金融他却收获的却是无效的止损。这段话刚刚好又证明了博弈型的风险赢亏同源,使得金融亏损的原因正是其他人获得利润的原因。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相信上面那部分内容,我读得出来大家也读得出来。现在我要讲一些可能大家忽略了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没有成熟的博弈型思维模式是很难一眼看穿的。

首先,金融的经历告诉了我,他的交易系统是趋势跟随或类趋势跟随型的交易系统,而同时我们也知道那些获利的人,使用的是逆市型的交易系统(不关他是否意识到他的行为模式也算是系统),那么市场上千千万万的交易者,市场主导者为什么单单要针对金融或者说金融型的系统交易者,从而产生让其他类型的市场交易者获得利润的机会那?(市场主导者不针对金融类的系统交易者,就不会让金融类的交易者产生亏损,同时也不会产生让逆市类交易者获得利润的机会)。

答案非常简单,因为在一轮大牛市的市场环境下,趋势跟随系统类的交易者是获利最丰厚的交易类型。我承认有些万中无一的短线高手或波段高手可以在牛市取得比趋势跟随更好的成绩,但问题是这样的交易者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不可复制。哪怕他告诉你他是怎么干的你都干不了!而正是因为不可复制,所以在整个市场上他们的样本实在太小,主力根本没有办法去针对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利益,让主力去主动选择针对他们。但趋势跟随就不同了,趋势跟随系统是对于普通人范畴来说,在牛市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绩的一种途径,主力如果不选择针对你,那么他必然会要多支付很多其他的交易成本,失去利润。

而人性决定了人都是利己的,主力宁可让那些有着错误理念的逆市交易者得到获利的机会,也必须要打击到趋势跟随交易者,因为在他们看来逆市交易者赚到的钱,不算是真的赚到钱,他们本身的水准层次,决定了他们总会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把那些曾经赚到手的钱再次还回市场主导者那里,而且连本带利!而趋势跟随系统的交易者就不一样了,如果让他顺顺利利在高位抛出了他的筹码(或叫股票)这样的交易者可是真的会把利润给带走了的。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针对趋势跟随交易者,让有错误理念的人获得利益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同样,我们如果回顾中国股票史,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简单的现象,那就是每轮大牛市进行中,市场总会产生三到四次大幅度的震荡盘整区间来做为中续平台,在这些平台区间市场也无一例外地,放出了远比趋势走得顺畅时更大的成交量或叫换手率。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些震荡行情有效的清洗了底部区间的获利筹码,主力的针对策略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而那些猛烈放大的成交量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市场上的交易者,出于对可能到顶的恐惧感或对未知不确定性的担忧,而抛出了手中那些在底部买入的廉价筹码后,他们往往会换入一些价格看起来仍旧便宜的股票,而对自己曾经抛出,而现在又已经另创新高的股票是绝对不会去追回来了,因为这样他们会有一种吃亏了的错觉。结果是新买的低价股,涨时不涨,跌时一马当先,原来抛出的创新高的股票,一涨再涨一去不回头。试问:如果没有这样的大震荡行情,这些股民会抛出他们手中的股票吗?虽然这些股民可能都不知道什么叫趋势跟随系统,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行为上符合了趋势跟随系统的要求,从而从市场上获得相当可观的收益。

博弈最美妙的地方在于,我可以通过你的行为在逻辑上追述出你的原由!因为人的行为是有逻辑的!

所以,我今天就可以在这大胆的预测,下一轮牛市市场,必定还有会这样的震荡行情,在牛市的进行中不断产生,因为发不发生,这不是由人的主观愿望来决定的,而是由市场客观的利益来决定的。只要趋势跟随系统,还是普通人在牛市获得利润的最佳途径。那么,这种破坏趋势跟随系统的走势就一定会不断的产生。被人针对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证明了这种系统的绝对有效性。

虽然趋势跟随系统的有效性,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但被主力强行增加风险或转嫁成本,还是很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要不,你就象金融兄那样把这部分损失当作是系统性风险一样对待,这样虽然你的总体获利幅度会被压缩小很多,但你不会犯大错误,你不会因为心态被破坏了,而产生第二类风险,从而导致你想象不到的大额亏损。

在金融的书中,我可以看到金融很有高手风范地坦承,自己在一轮牛市中不过60%的收益这一很普通的成绩。我想:这与被人强加了博弈型风险而大大压缩了利润空间,绝对是有关系的。我在这里举这个例子绝对没有要谈论金融兄水平与做法合理性的意思,金融帝国的水平从他的书中就可以完美的体现出是远高于一般交易者水准的,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好的例子证明博弈型风险的存在。

当然正是因为博弈型风险可以被交易者归入第一类风险去当作成本来处理,认为这两类风险可以归到一类中去。但我要说,第一类风险与第三类风险有一个本质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第一类风险不以我们的策略改变而改变,而第三类风险却可以因为我们的策略改变而改变。通过策略强加于我们的风险,也可以被我们通过策略给对冲、转移,甚至转化成利润。

但我必须说,可能对于大多数股票交易者,选择金融兄默认为成本的方式或许更好,因为想要做到对冲转化这类风险,是需要极高的技术水准与驾御心灵能力的。如果你没处理好,甚至可能会引发第二类风险的产生,这并不是我想看到的。但是我又却认为,正是因为第三类风险的变化性,所以它与第一类风险的恒定性是有本质不同的。

如果你想取得超越普通人范畴的成绩,那么如何去把握第三类风险就成为了关键中关键。但是请听我说,要获得超越一般人的成绩那意味着你必须要承担超越一般人的风险,拥有超越一般人的心灵驾御能力,掌握超越一般人范畴的技术能力,这些你真的做得到或者说愿意去承担吗?也许追求简单些少一些的利润才更象是正途。不过,因为在这里,我是在讲述我自己的理论,而不是在谈论到底该不该这样去做,所以我还是要把我的理论给讲清楚。

还是拿海来举个例子,假设你是一个公司的老板,你手下有不少的船帮你运输货物,但你每年的利润却因为海上天气的原因,导致了你有一个恒定的系统性风险在那里,这样你公司生存下去的关键就在于,你每年因为大海系统性风险,带给你的损失要小于你运输货物以及减去人力成本后得到的那个数值。这样你的公司才可能运作下去是吧?

假设你确实利润大于人力成本与海的系统性风险带给你的损失。但突然新问题来了,你的主要运输航道突然有了海盗出没。他们时不时地打劫你的船所运输的货物,让你成本直线上升,你无比痛恨但又无可奈何。这个时候你就会开始算一笔帐,如果打劫带给你的损失,加上之前的成本你依然有余地,而且还挺大,那么你可能就会把这样损失也计入你的运营成本中去。你虽然痛恨海盗强加与你的成本却拿海盗无可奈何,你选择了默默的承担。

但如果你的利润在海盗的劫掠下所剩无几,甚至开始亏本了你还能那么淡定的把这样的损失计入你的成本吗?显然是不可能的,人的忍耐是有底线的,如果你只是降低我的利润水准或许我就忍了,但你一旦威胁到了我的生存,那我必定拼尽全力的反抗到底了。所以你开始出招反击了,你计算了下:如果你被这样打击10年要损失多少钱然后拿出相当于其中3年的钱来悬赏捉拿这些海盗,虽然你一次付出的绝对数值可能比海盗打劫你一年你损失的还要多,但从长期看,你其实是对冲了这个风险强加于你的损失。或者你改变了海上的航线来与海盗玩捉谜藏,以此来降低被海盗打劫的总次数从而降低你自己的总体损失水平。总之,你通过使用策略来达到与海盗互相博弈的目的。你发现随着你策略的不同,你的损失水平不是恒定的,而是变化的。你可以通过你自己本身的行为,而改变你的命运。

但海却不同,虽然每年发生风暴的次数也不相同,但与你做什么的关系却不大,甚至是没关系,可能今年被海多损失点钱,明年被海少弄沉几条。但在一个比较长的周期里,来观察你的风险水平基本恒定。你不可能可以提前预知今年的天气到底会搞沉没几条船,所以你只要通过放大时间周期,来平复这样的风险。如果你假设今年会有大风浪,所以我就减少出船的次数,想以此来达到降低风险的水平,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可能对也可能错,如果你对了那么可能你真的就降低了成本。但你完全可能错了,从而因为减少出船次数,而降低公司的整体利润水平。这就是赢亏同源!并且你也不可能通过改变航行的线路,而达到降低风险的水平,因为海上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可能发生风暴,你改变了线路,可能本来的航行线路没有发生风暴,而你新换的航行线路却发生了风暴,依然赢亏同源。你还是在做无意义的事情。

因为我选择的应对方法的不同,所以,我才把风险划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类风险,我选择包容;

第二类风险,我选择规避;

第三类风险,我选择在我水平足够,并想追求更大利润的前提下,我去转化它,在我对利润没有过高要求的情况下,我就把它当作成本默认承受了。

作者历史文章
一位12年老股民坚持风险管理,简单实用,从不被套 -   夫~君 - 亢龙有悔



引文来源  一位12年老股民坚持风险管理,简单实用,从不被套_财经头条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